自言自語的小天地


プロフィール

Hana

Author:Hana
碎碎念園地、非常偶爾的V6亂談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フリーエリア

坂長大愛協會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在那之後
基本上我真的已經山窮水盡了,什麼梗都沒有了,只好又把舊東西拿出來祝賀。

有看Hard Rock Hero的人應該就會知道,這就是在那之後發生的故事。

因為我是參考角色本身的設定以及背景來寫,絞盡腦汁才有那樣的發展,就拿來慶祝坂本昌行的生日,以及希望那兩個人快腐爛的緣分可以繼續腐爛下去(噗)。

密碼提示:剛剛上面提到的兩個人是誰?兩 人姓名的第一個字的羅馬拼音共八碼


池山忠志(坂本昌行)X岸本健太(長野博)の場合

 

 

好不容易就是今天了。

 

岸本終於站上了賽車的舞台,低頭審視自己身上的賽車手服,岸本第一次打從內心裡相信自己可以辦得到。然而會讓他有這種心情的卻不是他的前女友─幸子,而是那個曾經和他同生共死過的池山,當時的他接近瘋狂的握著方向盤,問著池山他是否能成為賽車手,池山明明就很害怕,卻又不得不回答肯定的答案,那個表情真的是誇張到令人發笑,想到這裡岸本的臉上浮現一抹微笑,但卻也是池山當時的回答,讓他重新拾回自己的夢想。

 

就這樣站著發了一會兒呆,岸本才又回神過來。重新整理好心情,岸本緩緩地往賽車場上前進,這次他一定要實現當頂尖賽車手的夢想。

 

來到場上,還有一點時間,岸本下意識的往觀眾席上尋找熟悉的身影,在觀眾席上,理所當然的,岸本看到了幸子的身影,幸子對於自己重拾賽車手夢想似乎十分開心,不但主動回到他身邊,甚至還說當初和他分手是為了激勵他。只是他再也回不到當初和幸子交往時的心情了,對幸子來說,她愛的是夢想成為賽車手時的岸本健太,等到哪一天,幸子對身為賽車手的他失去興趣後,難保她不會再編出其他的理由離開他身邊,只要一想到這裡,岸本就無法再用和以前相同的心情去愛幸子。

 

不過,池山並沒有出現在觀眾席上。

 

巡視了一圈,岸本確定沒看到池山的身影後,不禁嘆了一口氣,果然對池山而言,自己只是一個離職的前同事,雖然兩人還是有保持聯絡,但是他感覺得到池山對他的態度已經不像以前還是同事時的熱絡,就連他昨天打電話告訴池山今天要上場,希望他能前來時,池山也只是淡淡地回答說有時間就會去。

 

 

或許是自己過於奢求了吧!要讓兩個身在不同領域的人感情良好本來就是一件困難的事,在他還沒有離開公司前他就已經知道池山正為了度假村的企劃案努力著,而自己離開公司後為了努力成為賽車手,每天每天就是不斷的練習,既沒有休假日,也沒有時間讓他去和從前的朋友連絡感情,他和池山之間也只是偶爾打通電話,確定對方並沒有因為那場車禍而留下後遺症罷了。

 

「岸本先生,比賽就要開始了,麻煩請到起點處集合。」場內的工作人員到岸本身邊提醒他比賽就要開始。

 

「是!」從思緒中回神的岸本回答完工作人員後,換上堅定的眼神站起身,準備往賽車場上走去。

 

已經不能往後退了,既然自己會因為池山的一句話毅然地離開安穩的群居生活,選擇一條比別人難走的崎嶇之路,那麼今天不管池山能不能來看到他的成功,他都要贏得這場比賽。

 

 

『登記23號,來自日本東京的岸本選手,請就位!』

 

終於廣播器裡傳來自己的名字,岸本深呼吸一口氣,抬起胸膛往場上走去……。

 

 

 

 

 

「糟糕…來不及了!」看著手錶,池山著急的表情完全顯現在臉上。

 

如果坐電車的話,絕對趕不上的,早知道就自己開車了。在內心裡如此懊悔著的池山,此時也顧不得計程車費用的多寡,趕緊攔了一輛計程車就往目的地前進。

 

 

 

 

 

看著大排長龍的車陣,還有動也不動的車子,池山不禁嘆了一口氣,他竟然忘了今天是假日,路上車子一定很多,還傻傻地坐計程車,導致現在進退不得的局面,看著時間無情的流逝,原本還興高采烈的心情,現在全被煩躁取代。

 

 

雖然今天是假日,但池山因為之前一直努力的企劃案終於被呈到專務手上,其中山崎專務似乎對他的企劃案感到興趣,極力地向其他專務推薦,於是專務們特別在今天要池山到公司說明這個企劃案的細節。

 

在這種重要的時候,池山滿腦子只想著什麼樣的說明,可以讓專務們點頭同意這樣的企劃,沒想到昨天晚上岸本卻打了通電話來告訴他明天終於要出賽,甚至還希望他能去看比賽。雖然他很想去看比賽,但當時的他因為整個心思都在今天的會議上,所以回答的心不在焉,現在想想,當岸本知道自己不確定能不能去時,口氣似乎透露些許失望。

 

而這個企劃案出乎意料之外的引發所有專務們的興趣,為了讓每個專務可以確實明白他內心的想法,池山花了比平常還要長的時間去說明整個企劃案,而結果也令他十分的欣喜,因為最後以9票贊成對1票反對的結果,使得企劃案成功地通過。

 

看了一下窗外,天空十分的晴朗,是個令人心曠神怡的天氣,再加上會議的結果,池山應該是要感到開心的,只是現在池山完全無心去享受這樣的好天氣,每當分針多走一格,就會讓池山內心更加地焦躁。

 

不知不覺,池山回想起發生車禍後的事,當兩人應該要恢復上班那一天,池山卻遲遲沒見到岸本,起初池山並不是很在意,況且他手上這個案子就快讓他忙不過來了,根本就沒心思去思考太多事情,但當他連續一個星期都沒看到岸本後,池山開始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詢問了其他同事之後,這才知道當兩人住院的同時,岸本就提出辭呈了。

 

而坐在他對面,被他約出來解釋清楚的岸本,在提及賽車手的夢想時,臉上的笑容彷彿才剛用清水洗滌過一般清爽,以前在辦公室偶爾會瞥見的愁容,已經完全從岸本臉上脫離。看到這樣的岸本,池山的心臟竟然無來由地強力收縮著,在他眼前的岸本看起來十分的耀眼,亮到快讓自己的眼睛張不開般,想到這裡,池山的眼睛不自覺地又瞇了起來。

 

不想去探究那深藏在內心裡的感情,他仍然和岸本保持著若有似無的距離,偶爾的一通電話也只是互相的寒喧,兩人的話題不再深入,永遠只是繞著一些不著邊際的問題打轉,即使他有多麼的想要了解岸本的夢想,也很想讓岸本知道自己的企劃案正順利進行著。

 

 

 

 

「先生,已經到了!」在司機的提醒下,池山這才發現不知何時已經到了目的地─MOTEGI賽車場。

 

付了為數不少的計程車費,向司機道謝後,來到了賽車場大門口,此時池山卻開始躊躇,真的要進去嗎?明明都特地趕來了,卻到了這裡才感到怯懦,而讓自己猶豫不前的原因池山也明瞭,他害怕看到岸本的失敗。

 

不過,這個賽車場也未免太安靜了吧!有比賽的話,怎麼一點觀眾的歡呼聲都沒聽到?呆了好一會兒的池山總算回過神,看了手錶,已經是接近下午六點的時間,比賽可能結束了吧!

 

鼓起勇氣邁開步伐,池山往場內前進。

 

「果然結束了阿…」看著場內只剩下兩三名清潔人員,池山嘆一口氣的同時,卻也鬆了一口氣,至少他不用親眼看到岸本的結果。

 

站定在場內的池山,並不因為賽程結束就馬上離開,在原地繞了一圈看向觀眾席,想像著比賽開始前,觀眾陸續進場,而岸本就站在這裡尋找著熟悉的身影,原來這就是賽車手的“視界”。

 

望著觀眾席兀自發呆的池山沒有發現在自己身後十公尺處有一雙眼睛正盯著自己瞧。

 

「你來了!」

 

身後的聲音讓池山快速的回頭,看到的是已經換回平常衣服的岸本,說著這句話的岸本,雖然仍維持著一貫的微笑,但池山卻發現岸本的眼睛閃爍著。

 

 

坐在觀眾席上,兩人誰也沒有開口說話,就只是看著前方的跑道發呆,終於池山在看到天邊隱約出現的星星後,緩緩地開口。

 

「結果?」池山不敢轉頭,怕看到令他失望的眼神。

 

「贏了喔!」驚訝地轉頭,看到岸本帶笑的眼神,池山知道他沒說謊。

 

「耶!成功了!真的辦到了!」毫無預警地,池山站起身,一臉興奮的對著前方高舉雙手歡呼。

 

「沒錯!我真的辦到了!」看到如此開心的池山,岸本也跟著站起身,學池山雙手高舉的歡呼,得到冠軍的興奮心情這時岸本才確實的感受到。

 

側著頭岸本對池山露出一個自信的笑容,對了!就像發生那件事那天,岸本坐在駕駛座上對站在路邊的他露出的笑容,池山覺得自己有些暈眩了。

 

「我的企劃案也通過了!」轉頭再面對前方的跑道,這次池山雙手靠在嘴邊大聲地吶喊,這個成功,他想第一個讓岸本知道。

 

「!!」這個吶喊令岸本措手不及,只能維持著原來的姿勢呆望著池山。

 

「呀喝!太棒了!」等反應過來後,這次換岸本高舉雙手歡呼。

 

轉身面對面,兩人的開心全都寫在臉上,十分有默契的對著對方大喊「恭喜!」

 

就這樣兩個超過30歲的大男人又笑又叫地在賽車場內玩鬧了將近十分鐘,這才稍微冷靜下來。

 

 

 

坐在觀眾席上,天色已經完全變暗,場內也點起了照明燈。

 

「和女友復合了?」池山突然開口。

 

岸本看了池山一眼,接著搖搖頭。沒有辦法,無論如何他都回不去從前的心情了,當他對幸子道歉時,幸子卻只是搖搖頭笑著說她明白。而且自從那天之後,好像什麼事情都不對了,池山的影像在他的內心裡一天比一天更加的清晰,而且他想著池山的次數也越來越頻繁,雖然知道這樣的自己很不正常,但他就是沒有辦法阻止自己。

 

「那你呢?何時結婚?」不想說太多造成池山困擾,岸本假裝不經意地提起令他耿耿於懷的問題,從很早之前他就知道池山有一個未婚妻,或許他是故意問起的,因為只要聽到讓他心痛的答案,他就會死心了。

 

「吹了。」沒想到池山只是聳聳肩,語氣平淡地回答。

 

自從那天在咖啡廳看到岸本自信的臉龐後,池山彷彿遭到當頭棒喝一般,看著岸本如此堅定著他的夢想,讓他的內心也開始蠢蠢欲動,接下來的日子,他便埋頭在他花了一年時間企劃的案子,無論如何他都要讓企劃案通過,或許是因為如此而忽略了未婚妻的寂寞吧!

 

當未婚妻哭著說他一點都不重視她的時候,他真的沒有任何的話可以反駁,事實上未婚妻的臉龐已經很久沒在他的腦海裡出現過,明明他知道未婚妻只是藉此想要奪回他的關心,明明他可以在當時好好哄哄她,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只是任由未婚妻在他眼前哭鬧,卻連一句安慰的話都說不出口,而且當時的他腦海裡閃過的竟然是岸本那自信的笑容,他甚至相信如果是岸本一定會努力支持他的夢想的。

 

想到這裡,池山自嘲的搖搖頭,最近突然害怕自己的想法,內心偶爾會出現岸本如果願意待在他身邊多好的妄想。

 

「池山君?」池山從剛剛就沒講過一句話,岸本有些擔心地看著他。

 

「嗯?…沒事…」終於回神,池山在看到岸本擔心的眼神之後,心突然“噗通”地跳了一下。

 

「…算了…要不要吃燒肉?我知道這附近有一家很棒的燒肉店喔!」池山突然站起身伸個懶腰,轉身對岸本笑著,就不要再去想這種煩人的問題了吧!

 

「……」稍微仰起頭看著站在他旁邊的池山,岸本臉上也浮現了一抹微笑。

 

「好啊!就算慶祝我們兩個事業有成,愛情一事無成好了!」站起身對池山擠眉弄眼地開玩笑。

 

「…你形容得還真貼切阿…」池山跟著展現笑容。

「那當然囉!」

「你有開車來嗎?」

「有啊!等等就開車去吧!」

「嗯!」

「對了!你確定這次這間店沒問題吧?」

「什麼嘛!上次是運氣不好,我對選擇餐廳很有信心的…」

「你確定?」

「那什麼眼神?…不相信我?…」

「沒有…」

「明明就有…」

 

隨著兩人的身影走遠,談話的內容也跟著越來越沒營養,或許就先保持這樣的距離也不錯,兩人的夢想才都正開始要準備起步,還有好長的一段日子等著他們兩個一同去實現呢!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