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言自語的小天地


プロフィール

Hana

Author:Hana
碎碎念園地、非常偶爾的V6亂談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フリーエリア

坂長大愛協會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recious Love 2010(下)
對於場景很難分割,乾脆全部放一起了(炸)。
 

長野生日快樂喔!>D<
 




站定在昔日租賃的房屋前,原本就打定主意要來看看的坂本,卻在此時突然感到有些猶豫。至於為什麼會特地從大阪回來這裡,原因是前些日子井之原打電話來告訴他這一區的房子都要拆掉了。

 

對於井之原的來電,坂本是有些驚訝的,畢竟自從到大阪之後,坂本就刻意的與井之原保持距離,和長野則根本可以說沒有聯絡了,因為若不這樣,他特地請調到大阪就沒意義了。

 

深呼吸一口氣,坂本踏進了曾經住過四年,擁有許多割捨不掉的回憶的房子。來到了自己以前的房間,環視著空無一物,只剩灰一片泥土牆壁的空間,靠著牆壁,坂本緩緩地坐在地上,明明原本三人都相處的很好的,為什麼所有的事會在一瞬間都變了調,坂本不禁開始回想起那一天…。

 

 

 

 

還記得那天聽到井之原對長野爆炸性的告白宣言時,為了避免自己因為一時的衝動而加長野的困擾,明知再喝下去有可能會醉倒,坂本還是拿起身邊的酒杯硬是強灌,試圖說服自己身邊上演的只是一齣酒醉後的鬧劇,只要清醒之後就會發現全部都是夢…。

 

無奈天不從人願,隔天井之原雖為他酒醉後的行為向長野道歉,但卻以更加堅定的眼神訴說自己的心意,看到井之原炯炯有神的雙眼,毫不逃避的直視長野時,坂本就知道自己輸了。

 

即使他隱約感覺到長野的心是向著自己,即使他知道只要他開口,長野絕對會選擇他,但坂本卻在此時退縮了。他沒有辦法像井之原那樣帶著毫不猶疑的神情宣告自己的心意,他在腦海裡閃過的盡是公司的人會怎麼看他們兩人,事業要怎麼辦,根本沒有餘力去思考,兩個人在一起後有可能得到的幸福。就在坂本認知到自己的膽小日後一定會傷害到長野後,坂本當下就作出了選擇。

 

之前就知道總公司有意在大阪分公司也設個企劃部,看是否因為地域的不同,思考的方式不同,而帶出更多的創新,卻頭痛那裡的員工資歷都過淺,因此屬意坂本過去帶領,當然他就將會是大阪分公司的企劃部部長。對一個上班族而言,這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升遷機會,以一般人而言,尤其是像坂本這樣單身的男性,絕對是欣然點頭,坂本卻因為心中的不捨而遲遲無法回覆公司。

 

但坂本在發現自己如此矛盾的心意之後,隔天便對公司作了隨時可赴任的回答,當然之後的交接工作和準備工作,也讓坂本忙的完全沒有時間去後悔答應赴任這件事。

 

漸漸地,坂本待在家裡的時間變少了,雖然不是故意要讓井之原和長野兩人有多一點時間獨處,但是他也希望長野能因此而選擇井之原,既然自己已經確定無法給予長野任何承諾,那麼他希望至少長野能夠選擇一定不會傷害他的人,而且他相信若是井之原的話,日後對於這樣的感情,絕對不會有任何的猶豫,使他有機會傷害到長野。

 

沒多久,公司的人事命令下來,坂本便開始著手轉任到大阪的事宜,長野知道了這樣的職位調動,在那天輕聲地對坂本說聲恭喜後,到他離開為止,坂本就沒再看過長野的笑容了。

 

井之原對於這樣的情況感到十分的不知所措,直問兩人之間是不是發生什麼他不明白的事,坂本只是輕輕地微笑著對井之原說「你要好好照顧長野」。不甘心地換問長野,長野也只是淡漠的說沒事,要井之原不用擔心。

 

一個星期後,坂本就搬離開這個住了四年的地方了。

 

 

 

到大阪之後,坂本斷斷續續地還有接收到井之原傳來問候的mail,但是坂本也都只是簡短地回答自己過得很好之類的,對於長野的事情,總是刻意地忽略掉藏在心裡的那份在意,而似乎是懂得坂本想法,井之原也從不在mail裡面提及長野的事,唯一的一次是告訴坂本兩人已經搬離原本三人一起同住的那間房子。

 

長野選擇了井之原應該會過得很幸福吧…。

 

坂本深信長野一定是選擇了井之原。

 

 

 

 

 

 

事情都過了這麼久,再去後悔曾經沒做過的事也沒用,輕嘆了一口氣,坂本站起身,不再沉浸於回憶之中,決定到其他的房間巡視一圈完就離開,也算是對自己剛才來這裡的路上,心裡所期盼的小小願望無法實現的遺憾做最後的憑弔。

 

只是,或許上天還是眷顧他的,當坂本踏出房間時,一眼就瞥見走廊上站著一個熟悉的身影,正專注地拿著手上的拍立得相機對焦,緊抿著嘴微蹙眉頭的身影讓坂本根本來不及驚訝,臉上就已先露出一抹欣喜的微笑。應該是自己的身影進入了相機裡,只見原本忙著對焦的手突然停頓了下來,相機的主人緩緩地抬起頭,眼神除了驚訝之外,也不小心洩漏出主人的情緒,兩人維持著同樣的表情,沒有說話,但相機主人的手卻按下了快門。在等待相片出來的時間,表情轉變的比剛才更為認真。

 

 

「我和井之原沒有在一起,你應該知道我心裡想的人是誰?」一開口不是不著邊際的寒暄,將剛拍出來的照片遞給坂本,長野直視著坂本,眼神不再是兩年前帶點不安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堅定的眼神,彷彿坂本從來就沒有離開,長野說著兩年前就想對坂本說的話。

 

「當時的我沒有像井之原那樣勇往直前的勇氣,我的腦海裡想的都不是我們倆個的事。」接下長野的照片,看到照片裡不自覺浮現的表情,苦笑了一下,坂本的背輕輕地靠在牆上,當年那股力不從心的感覺此時又湧上心頭。

 

「若不是當年我誤會了你倉皇的神色,我才不會輕易讓你離開我的世界。」緩緩地走近坂本,長野的表情比剛才更加堅定。

 

 

「恩…或許這也是注定好的,我在來這裡的路上曾想過,若我這次回來能遇到你,我一定不會再逃避…。」盯著照片沉默了一會兒,坂本的心中似乎也有了答案,將照片收進口袋,站直身軀,眼神同樣直視來到他面前站定的長野。

 

不再說話,兩人彼此凝視了一段時間之後,像是確認了對方的心意一般,對彼此露出了一個會心的微笑,已經不需要任何的言語,坂本很確切的知道,這次他終於可以擁有這個帶著溫柔眼神的男人。

 

「其實,我已經辭職了。」轉身準備離開的坂本突然轉頭對長野說。

 

「我知道。」畢竟是同公司,就算不問本人,消息也傳的很快。

 

「我準備在東京開一間料理店。」沒有停下腳步,坂本邊走邊說。

 

「地點找好了?」追上坂本的腳步,長野來到坂本的身邊。

 

「恩…我正在找合夥人,一個可以跟著我一輩子的合夥人,有興趣嗎?」感覺到長野就走在他的身邊,坂本的心情也跟著愉起來。

 

「合夥人有什麼好處?」

「一輩子免費吃到我親手做的料理。」

 

「只有這樣喔?」不需要轉頭,坂本已經可以想見對方嘟嘴不滿的表情,嘴角不禁輕輕上揚。

 

「心情不好還可以欺負我這個大廚,」

「那…還勉強可以考慮…」走在坂本身邊,長野的臉上也浮現笑容。

 

「只是考慮而已喔?」

「不然你要我說什麼?」

 

「你…好歹也說像讓我當你的合夥人之類的話吧?」雖然他早知道長野的答案,但還是想要聽他親口說出來。

 

「你第一天認識我嗎?」臉上促狹的表情,長野才不會這麼簡單放過捉弄坂本的機會。

「……」果然一點都沒有變,還是這麼不坦率。

 

但這才是他認識的長野啊!坂本臉上不禁露出微笑。

 

漸漸離開的兩人,聲音也越來越遠,在夕陽的照射下,兩人的影子不再是生疏的兩道平行線,隨著聲音的消失,兩人的影子也越來越靠近,直到影的雙手互相交疊為止。而坂本沒有注意到的是,在轉身離開時,伸進口袋又拿出的手,不小心讓原本在口袋裡的東西隨著抽出的手飄了出來…。

 

 

= = = = = = = =

 

 

 

撿起了地上的照片,看著照片上的主角,井之原臉上露出了欣慰卻又帶點失落的笑容。果然自己還是沒有辦法介入他們兩人之間。

 

 

隨著坂本離開的那一天,長野的心就好像也被帶走一般,雖然對井之原仍是溫柔的笑著,但井之原卻感覺那只是空有長野軀殼的陌生人站在他面前,除了眼神不再閃閃發亮之外,有時他甚至懷疑,長野到底知不知道與他說話的是自己。直到此時井之原才明白,對這兩個人而言,自己根本就是一個旁觀者,雖然他一股腦地對長野表白自己的心意,也得到了坂本的祝福,但這一切全都只是他的自我滿足罷了。

 

但井之原也不想就這樣輕易的放棄長野,於是他假裝不知情,仍然對長野噓寒問暖,想盡辦法逗長野開心,有好幾次,就在井之原以為自己成功的下一刻,就又會看到出現在長野眼裡的落寞,也不只一次看到長野用著愧疚的眼神看著他。這樣的情形,不斷地在兩人同住的日子裡反覆的上演。

 

或許還是該放手了吧?原以為時間會沖淡長野對坂本的感情,以為自己只要鍥而不捨,就有機會進到長野的心裡,在井之原努力了一年的時間後,他終於明白長野早已把他的心給封鎖,除了坂本之外,已經不讓任何人走進他的世界。覺悟到這點的井之原,在那天對長野說出了自己的決定。

 

 

 

「長野,謝謝你這段時間的照顧,我決定搬到離編輯部較近的地方了。」強打起精神,井之原故做開朗的對長野露出一貫的笑容。

 

「…對不起…」當然知道井之原為什麼這樣做,長野除了抱歉之外,什麼都說不出口。

 

「你不要這樣啦!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加你的負擔的…」看到長野如此難過的神情,井之原不禁慌張起來,但井之原越是這樣說,長野就越是愧疚。

 

「真的啦!雖然…雖然你沒辦法喜歡上我,可是我從來就沒有後悔過喔!」看到長野越來越低的頭,井之原慌張地嘴裡不停地解釋。

 

「…對不起…對不起…傷害了你…」長野不停的道歉,除了對井之原的付出感到感動,更對自己對井之原的殘忍感到愧疚。

 

「不要說對不起,我一直很慶幸自己可以認識你,我希望長野也是這樣想,我不希望自己是你不堪的回憶…」趕緊扶起長野的肩膀,看著眼眶有些發紅的長野,井之原也開始有些哽咽。

 

「笑一個…我希望在最後能看到以前那個,對我溫柔微笑的長野…」堅強的面對長野,井之原用他最棒的笑容對著長野,即使他知道等一下他一定會哭泣。

 

「恩…」看到井之原如此的努力,長野重重地點個頭,也對著井之原露出自從坂本離開後,就再也看不到的笑容。

 

「很好!這樣才是我喜歡的長野!」依然對長野笑著,井之原提醒自己不可以讓長野看到哭泣的臉。

 

「井之原…謝謝!」深呼吸一口氣,長野這次發自內心展開許久不見的爽朗笑容。

那一晚的長野,臉上終於出現了暌違已久的笑容,眼神也不再空洞,即使是因為井之原作出了會讓自己流淚的決定才得到的,但井之原卻不後悔。

 

 

井之原搬離開那棟大樓沒多久,長野為了揮別過去,也搬離開了那棟大樓,就這樣三人又各自在不同的地方,過著各自的生活。

 

 

 

回過神,井之原環視這即將被拆毀的空間,就像隨著三個人彼此糾纏許久的感情終於明朗化一般,今後屬於三個人共同創造的回憶不再存在,但是相對的,那些回憶就像照片一樣,將會永遠被好好收藏在三個人的心裡。

 

再低頭看看照片,微笑地對著鏡頭的坂本,似乎有些靦腆,但眼神卻充滿著愛戀,井之原很清楚拍下這張照片的主人會是誰,隨著照片的笑容,這次井之原臉上浮現一抹釋懷的微笑,或許這樣的結局是好的,每個人都有注定好在一起的人,強求而來的並不一定就會幸福,總有一天,自己一定也可以尋找到另外一雙擁有如此溫柔,專屬於自己的眼神…。

 

深呼吸一口氣,井之原將照片收進口袋,心想或許哪一天,他們三個人能夠在日本的某個地方相聚,到那時候,他一定能笑著將這張照片歸還給屬於它的主人,邁開腳步,離開這棟將會成為他永遠的回憶的大樓…。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我覺得...井之原好可憐哦噗(重點誤)

不過堅定的長野真是...太吸引人了>0<
【2010/10/08 12:41】 URL | sayuki #-[ 編集]


堅定的長野真的是太帥了!!!!
也只有這樣才能讓那個想太多的坂本下定決心吧。

最後說要開店的那段對話,
看似很家常,但有股淡淡的甜,我很喜歡喔。
【2010/10/11 09:46】 URL | 昌妹 #-[ 編集]


sayuki:

其實當初我是有對井之原做後續的描寫,
但就是後來重新看了之後,
突然覺得那段有點多餘,若以PV來說應該要就此打住才對,
所以就決定讓井之原扮演最可憐角色了XD

昌妹:

在我的理解裡面,
我一直覺得長野是那種只要知道對方的想法,
他就不會輕言放棄的人,所以才會這樣的安排,
而且他們兩個人之間不會有那種甜言蜜語,
但彼此的對話之間卻又會透露出兩人的情感,
所以我才會試著這樣寫>D<
【2010/10/17 01:21】 URL | Hana #-[ 編集]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