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言自語的小天地


プロフィール

Hana

Author:Hana
碎碎念園地、非常偶爾的V6亂談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フリーエリア

坂長大愛協會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recious Love 2010(上)
為什麼還要加個2010年呢?因為其實這篇我在2006年就已經完成,而且當初也在家族發表過,但時隔4年,突然發現有些部份我覺得很多餘,於是在做了一些調整之後,就變成一個新的版本,但基本上架構是一模一樣的。
 
至於為什麼要放這篇文呢?因為近來本人已經江郎才盡,寫不出一點東西,但這篇當初是因為看了Precious Love的PV之後得到的靈感,我非常喜歡這部PV給我的感覺,所以決定拿出來當賀文(炸)。

一樣有密碼,不該看的人就不要好奇亂點了。
 
密碼提示:SN生日六碼
 

拉開鐵門,環視已經近乎成為廢墟的房子,長野走進這個充滿他珍貴回憶的地方。

 

會想再回來看看,其實也是因為前幾天長野下班和同事到居酒屋去喝酒時,正巧遇到前房東,從前房東口中得知,當初他們租賃的房子,由於被規劃至都市重建的部份,預計下個月就會完全拆除。

 

於是趁著今天休假,長野來到這令人懷念的租屋,雖然裝潢建設已經全數被拆除,只剩下水泥牆隔間,長野仍是準確的找到了當初他所租賃的房子。

 

 

走進房子裡的同時,長野的思緒也不禁飄到了還住在這裡的時候…

 

 

 

─三年前,井之原要搬進來的前一天─

 

「長野,你回來啦!對了,明天會有一個新房客搬進來喔!」才剛進家門,還沒來得及喘口氣,坐在客廳看電視的坂本就對長野說這個消息。

 

「咦?…這麼突然…」長野有點驚訝,畢竟之前房東什麼都沒說。

 

「恩…剛剛

房東先生通知我的,因為我們這邊還有一個房間一直空著,原本他打算要漲房租的…」坂本從沙發上回頭,對著正要走進房間長野說著,說到最後嘴角揚起一抹嘲諷的微笑。

 

「好…我知道了,你明天會在家嗎?我可能還要到公司去一趟…」雖然明天是休假日,但剛才長野接到國外客戶的來電,因此還是必須進公司處理這項業務。

 

「恩…最近剛好企劃告一個段落,沒那麼忙了,你如果有事就我留在家裡好了…」對長野露出一個示意要他放心的笑容,坂本二話不說的點頭。

 

「謝啦!那我先回房了。」對坂本感謝地點點頭,拖著疲憊的身軀,長野就先回房盥洗。

 

回房後的長野並沒有如他所說的馬上進浴室,而是先坐在床上發呆。

 

坂本與長野是同期考進這間電子商社的同事,新人訓練結束後,兩人如願地被分發到自己希望的部門,坂本隸屬於企劃部,而長野則是事業部,基於同期加上新訓時兩人宿舍也住同一間,於是兩人就決定一同租賃以方便有個照應,而這一住就是三年,三年下來讓兩人彼此都了解對方的習性,也養成了很好的默契,如今要再多一個室友,長野不禁開始擔心起來。

 

 

第二天,長野在公司快速地處理完昨晚才確認的訂單後,馬上趕回家去。

 

才剛打開門,長野就聽到坂本爽朗的笑聲混雜著一個陌生的說話聲。

 

「阿…長野,你回來啦!」笑得開懷的坂本,眼角的餘光正好掃到站在玄關的長野,於是開心的對長野打個招呼。

 

「這位就是我們的新室友─

井之原先生。」隨著坂本的介紹,原本背對長野的男人也站起身轉頭對著長野。

 

「你好,我是剛搬進來的井之原快彥,你可以叫我小井,請多指教!」井之原對著長野露出一個笑容,而這一笑也讓井之原的眼睛瞇成了一條線。

 

「阿…你好,我是長野博,請多指教!」看到這樣的笑臉,長野原本緊張的心情也跟著放鬆,看起來是個很好相處的人呢!

 

「那麼,我們就去喝一杯吧!就當是『迎新會』…」坂本下結論似的站起身對兩人提議。

 

「我看是你想喝吧!」長野毫不留情的回應坂本的邀請,卻也沒有拒絕的意思。

 

「哎呀…何必這麼說呢…走吧走吧…」嘻皮笑臉的坂本似乎沒把長野的話放心上,拍拍井之原的肩膀,走到長野身邊推推他,示意他出門。

 

「好啦好啦…不要推啦…已經在走了啦…」就聽到長野嘴裡念念有詞,邊穿上剛剛才脫下的鞋。

 

「坂本君很愛喝酒啊?…真巧我也是…」在一旁未搭腔的井之原終於出聲。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這傢伙滴酒不沾,每次都只有我一個人喝,超寂寞的…」坂本像是找到知音一般,興奮地搭上井之原的肩膀,邊用下巴指著長野向井之原抱怨。

 

「敢說我…看等會兒喝醉我理不理你…」跟在兩人身後的長野不滿地對坂本抱怨。

 

「哈哈哈…」坂本裝傻地大笑幾聲,識相的不再頂嘴下去。

 

就這樣,三人行的生活就由這一天開始,只是當時的三人怎麼樣也沒有想到,日後會有現在這樣的結果出現。

 

 

 

井之原搬進來後,其實生活上並沒有太大的變化。只是以前只有坂本和長野兩個人住時,由於兩人隸屬的部門一有案子就會忙的昏天暗地,常常一個人回家,另一個人還在公司的情形很多,所以回到家裡打開燈難免會有寂寞的感覺。但是現在兩人回到家時,客廳的燈絕對會是點亮著。這全是因為井之原的職業是個作家,待在家裡的時間比兩人都長,雖然井之原並不一定會在客廳等著兩人回家,但是只要一到傍晚六點,井之原一定會把客廳的燈點亮,問他原因,他總是保持著一貫地笑容回答「你不覺得這樣比較有家的感覺嗎?」。

 

這樣相安無事的生活不知不覺也過了一年。那一天,三人為了慶祝井之原搬進來滿週年,又來到了迎新會那時的居酒屋。原本三人開心喝著酒,天南地北的聊天,氣氛一如往常的融洽,隨著井之原和坂本叫酒的次數多,漸漸地,氣氛開始越來越詭異,井之原開始變得只對長野說話…。

 

「長野君,有沒有人說過你的眼神會誘惑人啊?」幾杯黃湯下肚,井之原依照慣例話多了起來。

 

「沒有阿…而且我哪有什麼誘惑人?是你想太多了吧?」猜想井之原應該是喝醉了,長野不以為意地回答。

 

「明明就有…我每次跟你對上眼,都覺得你的眼睛閃閃發亮,好像眼前的這個人你很喜歡一樣,害我每次都有種你喜歡我的錯覺…」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井之原開始口無遮攔。

 

「井之原…你喝多了…」被這種像是告白的話搞得有些不知所措,長野乾笑著試圖轉移話題。

 

「雖然我一直知道是我自作多情,我也知道你喜歡的根本就不是我…」像是沒聽到長野試圖阻止的話語,井之原拿起酒杯又喝了一口,自顧自地說著。

 

「井之原…你真的喝多了…」擔心井之原會說出更多讓三人尷尬的話,長野拿開井之原手上的酒杯,眼神也不安地飄向坐在一旁的坂本。

 

而原本和井之原還開懷乾杯的坂本,在井之原開始說這些話後,就突然沉默下來,拿起面前的啤酒就大口地灌。

 

「喂…坂本君,不要再喝了…井之原已經醉了,你若也醉了,我可沒辦法照顧兩個人的。」看到坂本猛灌的動作,長野不禁開口阻止。

 

沒有理會長野的勸阻,坂本就像是要把什麼東西吞進肚子裡般地拼命地喝著手中的酒。

 

「長野君…那個…如果我說我喜歡你,你會接受嗎?」就像是要跟長野作對一般,井之原也在此時又開啟了話題。

 

「井之原…你真的醉了…回家吧!」眼看坂本在井之原講了這句話後又大口喝下一杯啤酒,長野發現情況開始不對,一邊盡量維持冷靜地回答井之原,一邊拿起身邊的帳單就要去付帳。

 

「!!」一隻手突然過長野面前,被嚇了一跳的長野不禁停下腳步。

 

「我付就好,你去攙扶井之原…」只見原本還在灌酒的坂本,抬起有些迷濛的雙眼,阻止長野的動作,並接下他手中的帳單就往櫃檯前進。

 

看著坂本的背影,長野的眼神一瞬間閃過落寞的訊息,隨即又回到井之原旁邊,除了要應付井之原嘴邊不停喊著喜歡他之類的話,雙手也不停歇地想要攙扶全身軟趴趴、像爛泥一般的他。

 

之後在回家的路上,坂本帶著不穩的腳步走在兩人的前面,眼神不時望向漆的天空,像似在思考什麼一般,就連長野在後面困難地半扶半拖著喝得爛醉的井之原邊向他求救也渾然未覺。

 

 

 

隔天酒醒的井之原得知自己曾對長野說過那些話時,雙手合十拼命地對長野道歉,說是自己完全不記得說過那樣的話,對於造成他的困擾感到抱歉之類的。對於這樣的井之原,長野原本應該就此鬆一口氣的,沒想到井之原接下來的話才是真的讓一向口齒伶俐的長野當場啞口無言。

 

「昨天不應該在那種情況下對你說那種話,」突然正襟危坐的井之原讓長野內心覺得不妙,還沒來得及阻止,

「請讓我正式的對你說,我喜歡你,我希望可以陪在你身邊。」露出眼睛瞇成一條線的招牌笑容,井之原的臉上沒有一點虛假。

 

對於井之原的告白,不知該如何回應的長野,將臉轉向坐在沙發上的坂本,希望坂本能替他化解這個讓他不知所措的告白,但是坂本卻完全不看他,反而是看著眼前的井之原,嘴角扯出一抹笑容。

 

「井之原,你可要好好對待長野喔!」雖是笑著對兩人說著,但長野發現坂本的笑容感覺像是硬擠出來的,眼神雖然不斷在兩人之間流轉,卻就是不固定在兩人身上,由多年來的默契,長野知道這是坂本說謊時的習慣。

 

「那是當然的!」不知情的井之原單純地對坂本比大拇指露出一個爽朗的笑容。

 

長野無心去計較兩人無視他的心意,緊抿著嘴唇,眼神直視狀似開懷的坂本,想藉此透視坂本說謊的真意,而坂本在感受到長野的視線時,卻只下意識地轉身不讓長野看到他的表情。

 

從那天之後,坂本的樣子就完全不對勁了。

 

 

坂本出門的時間提早,回家的時間卻變晚了。沒有心機的井之原帶著疑惑問他原因時,坂本只淡淡地說因為最近有案子在企畫當中,早出晚歸是理所當然的,單純的井之原也不懷疑坂本的話,只是貼心的希望他注意身體。但是敏銳的長野發現坂本在說話時,說出來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像是在壓抑著什麼一般,比平常還要用力的吐出那些話,而且眼神根本不敢直視他和井之原,常常是四目相接的那一瞬間,坂本馬上就把眼神移開。

 

雖然長野明確的知道自己的心在誰身上,但坂本在聽到井之原的告白後,就開始變得奇怪,並且刻意地與他保持距離,這讓長野不得不去猜測,難道坂本對井之原…?意識到這一點的長野,胸口突然像被針扎到一般地刺痛,此時的長野才發現一件最重要的事,原來他們三個人自始至終都是一條平行線,根本沒有交會點,因此當時對於坂本的離開,就算實際上是不捨與坂本的分離,他卻完全都沒有開口阻止。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Q_Q
總覺得文字的氣氛跟pv的感覺很接近呢!!
謝謝分享~~
期待下集!!
【2010/10/07 13:56】 URL | sayuki #-[ 編集]


Sayuki:

基本上可能跟歌詞沒有關係,
我當初的設定是只有跟PV的畫面有關,
歌詞完全沒去注意到(炸)

【2010/10/07 23:31】 URL | Hana #-[ 編集]


對啊我也只有對照到畫面的部份XD

但是很合呢XD
【2010/10/08 12:42】 URL | sayuki #-[ 編集]


sayuki:

還好你覺得有合,
當初對於場景的描寫我還一直反覆的看這首歌的PV呢!XD

【2010/10/17 01:16】 URL | Hana #-[ 編集]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