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言自語的小天地


プロフィール

Hana

Author:Hana
碎碎念園地、非常偶爾的V6亂談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フリーエリア

坂長大愛協會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關於(三)

之後坂本仍然固定兩個月會去一趟美髮沙龍修剪頭髮,除此以外,他與岡田私底下見面的時間也多了起來。

 

自從知道岡田的酒量其實不差之後,若是不需要加班的日子,坂本就會等岡田下班,邀他到附近的居酒屋小酌一番。也沒有特定的話題,兩人有時互相分享工作上的趣事,偶爾討論一些電影,新聞事件,若是不想太動腦筋,兩人也會說些像是今天天氣不錯之類,無關緊要的話題。

 

在聊天之間,坂本訝異岡田就跟他從事的行業一樣,是個很注重自己生活品質的人,不工作的時間,並不是無所事事的在家裡睡到日上三竿,醒來後發呆,或是漫無目的地在街上晃。

 

他喜歡靜態的休活動,通常會去看看畫展,或是聽聽音樂會之類。若是遇到不想出門的休假日,天氣晴朗的下午,他會在自己的小房間,沏一壺茶,坐在窗邊就著陽光閱讀一些書籍。偶爾遇到陰雨的休假日,岡田就會在房間裡點起精油香,放著輕柔的音樂,消除陰雨綿綿的鬱悶。

 

而岡田對於坂本如此的平易近人也有些意外,第一次見到坂本時,當下的反應就是坂本與自己是不同世界的人,銳利的眼神讓他有種桀敖不馴的壓迫感,況且當時他在指定自己時,感覺似乎是在沒有辦法之下的選擇,而他提出意見時,坂本猶豫的神情,還有在剪髮之間,坂本不斷地透過鏡子像審視什麼一樣地盯著他,種種的行為都讓岡田下意識的想要遠離坂本。

 

因此那天剪完頭髮後,岡田並沒有做自我推薦的舉動,除了對於不是欣賞他的技術而指定的顧客,他不想特地討好之外,主要還是因為幫坂本修剪髮型時,坂本給予他的感覺太過於沉重,岡田甚至還覺得他這輩子應該都沒辦法與這樣的人來往。

 

這件事是在兩人熟識之後,坂本追問之下岡田的自白,日後也偶爾會被岡田拿來當作揶揄坂本的話題。

 

※       ※        ※      ※ 

 

 

每個人在生活上若遇到愉快的事情,那麼即使有時處在容易精神緊繃的工作場合,這樣的好心情仍然不容易被破壞。

 

就像現在,岡田坐在沙發上看著髮型雜誌,嘴裡竟然還會哼著不成調的旋律,一付心情很好的模樣,趁著下午沒什麼客人的時間,店長終於忍不住開口。

 

「准,最近有什麼好事發生嗎?」

 

近來岡田臉上的笑容變多了,雖然只是淡淡地微笑,但對於認識岡田快兩年的店長來說,這已經足以讓店長覺得事有蹊蹺了。

 

「嗯?沒有啊!」岡田只是輕輕地搖搖頭,殊不知自己的臉部線條近來柔和許多,除了不再那麼的拒人於千里之外,嘴邊還常噙著微笑。

 

「這樣阿…」店長也不再追問下去,他知道岡田對於不想說的事,不論怎麼逼問,他都只會微笑帶過。

 

「不過真是太好了,看到准這麼有精神的樣子,我也放心了」像是自言自語般,店長有感而發。

 

「…?」原本埋在雜誌裡的頭抬起來。

 

「因為以前的准,雖然一臉冷靜優雅的幫客人做髮型,但是眉宇間總是有一股淡淡的憂愁,而且總是刻意的跟我們保持距離,不是嗎?」像是看出岡田疑惑的眼神,店長微笑著解釋,他不問不代表他不知道。

 

「你沒發現,現在你比較有笑容了嗎?」看岡田仍一臉不明白,店長好笑的問著。

 

搖搖頭。他不覺得自己有和以前不一樣,真要說有的話,也只是他晚上喝酒的次數變多了。

 

店長不再說話,微笑地拍拍岡田的肩膀,便離開到櫃檯先做下午的結算。

 

摸摸自己的臉頰,岡田還是不懂店長話裡的意思,歪著頭想一想,沒多久就又把頭埋回雜誌裡。

 

 

 

= = = = = = = = = = =

 

 

穿著白色的休衫,配上卡其色的休褲,頭上戴頂米黃色漁夫帽,岡田站在自家樓下等著邀約的人前來,沒多久,一台白色的休旅車緩緩開到他面前停住。

 

「抱歉,等很久了嗎?」坂本的笑臉出現在岡田視線範圍。

 

「沒有。」回坂本一個笑容,岡田自然地坐進副駕駛座。

 

今天難得岡田的休假排在假日,早在之前坂本就和他約好要一起去打高爾夫球。

 

由於岡田是第一次接觸到高爾夫這種運動,坂本決定先帶他去之前常去的高爾夫球練習場。

 

不知道是運氣好還是怎麼的,練習場裡沒有幾組在使用,坂本選了一個最靠角落的位置。

 

先示範基本動作讓岡田模仿,畢竟是沒有接觸過的運動,不論岡田怎麼模仿,打出去的球就是無法朝著心裡想的方向前進,原本站在另外一邊口頭指導岡田的坂本,終於也忍不住繞到岡田站的位置後面,左手輕扶著岡田的腰,示意他稍微往後,右手抓住他拿著球桿的手,輕輕把他的手臂拉直,身高差的關係,岡田就這樣落入坂本的懷裡。

 

這種再自然不過的行為,卻讓岡田忍不住悄悄臉紅了,隱約聞得到坂本衣服上的洗衣精香味,不過坂本似乎沒有發現自己此時的動作是多麼的曖昧,直到岡田抬起頭看到隔他們三個球道的一對男女,也是以這樣的姿勢接觸著,岡田彷彿大夢初醒般,輕輕地離開坂本雙手的碰觸。

 

似乎感受到岡田的抗拒,坂本起先還不解的皺眉等著岡田的解釋,直到岡田囁嚅地說:「這樣有點奇怪…。」聽到岡田的話,坂本馬上知道他的顧慮,微微一笑,輕輕地離開岡田的身邊。

 

眼角偷偷瞄著從那之後就只是站在一旁口頭指導的坂本,若無其事的表情讓岡田不曉得坂本會不會因為自己的行為而受傷。

 

不是不喜歡坂本的碰觸,只是當他看到那對男女時,這才發現若是兩個男人做這樣的動作,似乎會引起不必要的臆測眼光。

 

不過,坂本似乎不是很在意的樣子,讓岡田屢次想要開口解釋些什麼,卻又把到嘴邊的話又吞了回去。

 

打完球後,坂本邀請岡田一起吃晚餐,飯後再由坂本開車送岡田回家。

 

 

「到家了。」停在岡田家樓下,坂本對著副駕駛座上的岡田說著。

 

「今天謝謝你。」岡田輕輕地開口道謝。

 

明明知道道完謝就可以下車,岡田仍然呆愣地坐在車上。

 

今天在球場說了那句話之後,放開他的坂本並沒有生氣,還是一如往常地同岡田聊天說笑,即使表面上是如此,但是岡田還是發現到坂本悄悄拉開了兩人的距離,就連在拿球具時,也會小心翼翼的不碰觸到岡田。

 

岡田就這樣坐著,沒有下車的意願,直到坂本遞來詢問的眼光,遲疑了一會兒,岡田還是開口了。

 

「那個…今天在球場,我不是討厭坂本先生的碰觸…」總覺得自己有義務要解釋些什麼,岡田眨著大眼看向坂本。

 

「嗯…」坂本眼睛直視前方,一點也看不出他的情緒。

 

「…我怕坂本先生被誤會。」停頓了一下,岡田說出自己的想法。關於性向問題,他從來就不怕被人知道,但是坂本跟他不見得是同類的人。

 

「我並不在乎,我以為是我的行為讓你不舒服…」原本一直望著前方的坂本,此時也轉頭凝視岡田。

 

「…」快速地搖搖頭。不但不會不舒服,岡田只覺得當時的他差點就沉淪在坂本的懷抱之中,只是這種話他可沒那個膽說出口。

 

看著身邊岡田一臉擔心的模樣,坂本淡淡地笑了。

 

「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

 

「嗯」雖然不知道坂本想要求什麼,但岡田覺得就先點頭再說。

 

「以後不要再叫我坂本先生了吧?」黝的大手溫柔地撫過岡田的髮梢,其實他一直很不滿意岡田這樣稱呼他,感覺他刻意在拉遠兩人的距離。

 

抬起頭正好對上坂本的笑容,岡田愣了幾秒鐘,今天的緊張與不安,瞬時間隨著這個笑容全部消失的無影無蹤,岡田大大的點個頭,接著開口,

 

「那麼,坂本先…君…」因為不習慣讓岡田紅著臉悄悄別開眼,

 

「以後可不可以也不要再叫我准了?」聽起來坂本似乎想要讓兩人的關係不僅止於髮型師與顧客,既然這樣,他是不是可以從稱呼開始抱有一些期待?

 

「嗯…以後都叫你准一。」加大臉上的笑容,原本輕撫髮梢的手改放到頭頂揉著。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