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言自語的小天地


プロフィール

Hana

Author:Hana
碎碎念園地、非常偶爾的V6亂談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フリーエリア

坂長大愛協會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關於(二)

『這裡是幻髮型設計』電話接通,是一貫的招呼語。

                                                                                                 

「我是坂本昌行,不知道准明天晚上七點半有沒有客人預約?」坂本客氣的詢問,

 

「好,那我知道了!明天晚上七點半我會準時到…」其實並不一定要指定他,但是他的技術的確是不容忽視,不知爲何,坂本想要再試著讓他剪一次。

 

掛掉電話,坂本又想起了那穿梭在自己髮間的,白皙的雙手。

 

回憶起那天參加二哥的婚禮時,大嫂一看到他便馬上問他是否換了不同的店家剪髮,驚訝的坂本不禁詢問大嫂為何會有這種想法,大嫂便笑笑地回答,雖然還是跟以前一樣剪短,但是頭髮似乎沒有那麼的厚重,感覺層次變得明顯,整個人有精神多了。

 

過完假日到公司上班後,休息的時間也被公司的幾位女同事問了同樣的事情,原本以為只是自己錯覺的事情,在週遭的人不斷地重複訊問之下,坂本在家裡照起鏡子,似乎是真的與以前不太一樣。

 

或許,那天他是太小看岡田了,岡田的確是有不用討好客戶的理由…。

 

但是,更讓他在意的是岡田的態度,那一臉的淡漠,沒有顧客的指定,就算技術再怎麼高超都是枉然,難道他是算準了自己一定會再指定他?

 

搖搖頭,揚起嘴角嘲笑自己的異想天開,真有那種能力,岡田早就不用當設計師了。

 

 

於是,仍然繼續踏進這間美髮沙龍。第二次見到岡田時,與上次的淡漠不同,雖然只有一瞬間,但坂本確信自己看到了岡田臉上,一閃而逝的微笑。

 

這一次,他聽從了岡田的意見,由岡田全權主導他的髮型。

 

 

 

 

 

 

 

坂本發現,要重新適應新的設計師,並沒有想像中的困難,尤其他每次剪完頭髮,到公司總會引起女同事七嘴八舌的討論之後,不知道為什麼,聽到這些女同事稱讚自己的髮型,感覺就像是岡田受到肯定一般,內心裡不自覺的湧起一股喜。

 

就這樣,坂本開始固定每兩個月就會去修剪一次頭髮。

 

 

持續了一年指定剪髮,慢慢地,坂本不在修剪頭髮的時間看雜誌,開始會斷斷續續地同岡田話家常。

 

這才知道了岡田老家在大阪,由於立志當髮型設計師,於是在15歲那年便獨自離家來到東京的美髮設計學校求學。

 

或許岡田天生就該吃這行飯,求學中的五年,岡田得過不少髮型設計賽的大獎,因此在畢業後很快受邀到頗知名的美髮沙龍擔任設計師,只是樹大招風一直是人際關係中不變的定理,再加上岡田本身就不是個會為自己辯解的人,平均每半年,美髮沙龍的店長就會私底下介紹岡田轉到其他店家去,雖然覺得無奈,但岡田並不想花太多時間在這種鬥爭上面,因此總是默默的接受店長的要求。

 

這樣的生活,直到岡田遇到了小智才有所改變。

 

當小智第一次看到岡田設計的髮型之後,無論如何都要店長將他挖角過來,或許是這間美髮沙龍的設計師都是善良的人吧!第一次岡田沒有感受到所謂的另眼相待,其餘的同伴在他剪出不錯的髮型時,總會大方的稱讚他。

 

而就算他本身再怎麼有才華,也是會有走進死胡同的時期,這時候,店裡的前輩也總是不吝惜的提出自己的意見給岡田參考。

 

岡田直到在這家店工作之後,才知道人與人之間也可以這樣單純的交往。

 

 

在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一年裡,坂本雖然聽到了很多關於岡田的事,但兩人也就僅止於設計師與顧客這樣的關係罷了!至少,兩人的對話總是發生在店裡面。

 

不過人際關係真的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一個人要與另一個人由點頭之交進行到莫逆之交,甚至再有更進一步的交往,通常都只需要一個小小的契機,一個非常微不足道的事件。

 

 

 

 

 

坐在居酒屋裡,坂本啼笑皆非的看著眼前已經醉到開始胡言亂語的同事們。

 

說什麼要慶祝自己晉升課長,一下班一群人便吵著要聚餐,坂本倒覺得這群傢伙只是想找機會敲他竹槓。

 

悄悄看了一下時間,時針正指向11這個數字,看來是應該要結束這個聚會了。

 

站起身來付完帳,正準備要回位置處理這些醉死的傢伙時,

 

「坂本先生?」抬起頭來看,岡田對於他會出現在這裡似乎很驚訝,再往岡田身後看,美髮沙龍的店長正對他咧嘴大笑。

 

「我幫你?」看到座位上東倒西歪的人,岡田大概也猜得出怎麼一回事。

 

坂本先和店長寒暄一番,沒多久,店長就留下岡田,與其他同伴先行離去。

 

托岡田的福,坂本總算把這幾個傢伙一個個送上計程車,看了一下變扁的皮夾,坂本心裡發誓明天到公司一定要跟他們把錢要回來。

 

回家正好和岡田坐同一班電車。原來今天是店長生日,大家在關店之後,一起到這裡慶祝店長生日,這才想到,那間居酒屋離美髮沙龍很近。

 

可能跟喝了點酒也有關係,雙頰泛紅的岡田看起來沒有平常的冷漠,也不似往常的寡言,一路上兩人從一開始的言不及義到不知由誰開啟的話題,聊了許多坂本以前從沒想到要聊的話題,包含美食,某服裝品牌,小智的糗事,電影,甚至坂本小時候做的蠢事都被他自己拿出來嘲笑一番。

 

聊到後來,坂本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對,竟然在提早一站就跟著岡田下車了。

 

 

「坂本先生?還好嗎?」走在坂本身邊,岡田看著解開領帶束縛的坂本,擔心他是不是酒精開始發作。

 

「沒問題,只是想透透氣罷了。」拉開領帶,解開第一顆釦子,坂本笑著對岡田搖搖手,要他不用擔心。

 

「真是不好意思,不曉得坂本先生還要再一站才下車,不然我就會提醒你了。」剛剛那班是最後一班電車,已經沒有電車可搭了。

 

看坂本被夜晚的涼風吹拂的髮梢,以及象徵率性、解開一顆釦子而微微露出的鎖骨,岡田竟然有些失神了。

 

「不要緊,沒有很遠,走一走剛好醒酒。」沒有發現岡田盯著他看,坂本露出爽朗的笑容回應。

 

對於今天能發現岡田開朗的一面,坂本覺得就算他等等還得自己多走一站的距離也無所謂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